红色组章/高速列车上的回响

2019.07.19

红色组章

高速列车上的回响

编辑:邹明

引言


列车从贵阳开往长沙。越桥穿洞的呼啸声撞击着心房,我知道,这是深沉裹挟着的激越,将这几天红色之路的心情一一唤醒。于是,翻开拍下的照片,我的思绪开始沾满泪滴……

息烽,素笺祭奠的殷红

殷红


透过雨帘,一扇鬼符的大门被黄昏重重地落锁,走进去,诗歌也一起关在了里面。


一壶沧桑,盛满岁月的杯盏,穿透心壁,慰籍孤独的憔悴,高蹈的灵魂,既使在无边的黑暗中,也不会停止自由的呼吸。


素笺翩翩,在阴霾的天空里滑翔,一片一片,浸润着五月花的殷红。辽阔的风,席卷所有的罪恶、肮脏和丑陋,把狰狞的嘴脸一点点地碾压成烟。


一颗流星,划过梦的思维,栖息枝头,在这个黎明,将灵魂的寄托刻录成桨楫的纤歌。


灰暗的窗,破碎的灯影,竹签、烙铁、老虎凳、歪斜的脸,叼着的烟卷扔进炉中的烈焰。


这个月夜,寒气逼人。晨曦在波浪的桨声中苏醒,绘成一片红霞灿烂。


囚歌深深。激昂而沉稳,撕裂尘沙扬起的时空,横剑刺破层层乌云黑雾,暴戾渐渐失衡。


《国际歌》和镣铐声组合的混响,敲击斑驳的岁月,在季节的回眸处回荡,绽开怒放的花海。


星河灿烂,时光苍桑,一种悲壮已破茧成蝶,振翅飞翔。

长征,民族的硬朗音符



长征,一道厚重的铜墙,敲击如磐的时空,以锤镰之姿,将旗帜凝结成历史的音响。


生命,以最阔远的雄浑与张力,穿越坚冰的硬度和荆棘的毒秽,将草根、树皮、野菜嚼成信仰。


那盏蜿蜒游动的走马灯,说明了现代政治学最深刻的内涵。那支稚嫩胳膊挽起的小生命,在漫长冷淡的岁月,以"红军坟"的方式,垒起菩萨心肠。


北上,呼吸凝固。沼泽地里渐没的手掌,最后举起的是一本红色党费证,上面涂抹着一层庄严的泥浆。


暴风雪中,雪莲花在静静地开放。


那些饥饿的伤口,行走在痉挛、失血、衰竭的路上,托着长长的韵脚,让正义在苦难中吞咽思想。


长征,在时代的琴键上,是镌刻着民族脊梁的朗硬音符,是行进中国的命运交响。


娄山关,红焰下生命嘹亮



寒雁孤鸣,喇叭声碎。马蹄得得敲击的语言,在西风中怒放,内心凝重的红焰烈火,如脆裂的闪电,劈开山岳钢铁般的矜持。


沿着黑夜的高度攀援,荆棘在毒蔓的纠缠下疯长。雄关漫道,撕裂坚硬的岩石,却难以关押决绝的意志,嘹亮的生命绘制了波澜壮阔的呐喊。


夕阳卷起带血的脚印,在风中追逐,罪孽刻下的所有伤痛,被一一抚平。生命歌谣里,那位荣归战士举起嬉闹的孩子,串起天空的星月,诠释着天籁般的意境。


残阳如血,废墟的光影已斑驳久远的记忆。我无数次感谢岁月的恩赐,并将明媚的晧歌,托付给未来的孩子,让他们天天心生欢喜。
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